产品

广生堂净利连续下滑背后:突击研发 转型前景不明

作者:基测头条 来源:网络整理 2018-10-12}   阅读: 我要评论

近日,广生堂(300436.SZ)先后披露其在研的两个全球创新药GST-HG161、GST-HG141取得重大进展。

(原标题:广生堂净利连续下滑背后:突击研发 转型前景不明)

[摘要] 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推进的背景下,面对乙肝药物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,广生堂能否在未来扭转业绩表现不佳的态势,支撑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转型

近日,广生堂(300436.SZ)先后披露其在研的两个全球创新药GST-HG161、GST-HG141取得重大进展。

“公司正积极转型创新型药企。”广生堂在互动平台上称。2016年前后,这家主营抗乙肝病毒药物的企业,决心从仿制向创新转型,在研发管线上立项布局了数款号称“全球创新”的一类新药。

不过,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平平,接连递出的好消息并未给其低迷的股价带来提振。这背后,或与其持续萎靡的经营业绩相关。

自2015年上市后,广生堂的业绩开始变脸,连年下滑。据2018年年中报,广生堂的业绩降幅扩大至84%,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只剩下433万元。

而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推进的背景下,面对乙肝药物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,广生堂能否在未来扭转业绩表现不佳的态势,支撑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转型?

突击研发

位于闽东宁德市的广生堂是福建省第一家A股上市的民营药企,其前身是闽东第二制药厂。2001年,福建奥华集团收购闽东第二制药厂,成立了广生堂药业。

早期的广生堂以中成药和保健品起家,主要销售茵白肝炎胶囊、灵芝胶囊、降压茶、千百姿减肥茶等。2007年拿到仿制阿德福韦酯的批文后,才将主营业务转向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。

广生堂是典型的家族控股企业。目前,实际控制人李国平直接持股10.13%,通过福奥华集团间接持股24.83%;其妻子叶理青和弟弟李国栋分别持股10.62%、5.31%,位列第二、第五大股东。

从产品线来看,广生堂是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拥有阿德福韦酯、拉米夫定、恩替卡韦、替诺福韦四大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的企业,其收入全部来自于这四大产品。

中报数据显示,2018年1–6月,广生堂实现营业收入1.62亿元,同比增长8.04%;归母净利润433万元,同比直降84.13%。

其中,恩替卡韦上半年销售1.04亿元,占比64.03%,是广生堂当前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主力品种。阿德福韦酯、拉米夫定和替诺福韦分别实现销售额2088万元、1207万元、2540万元,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2.87%、7.44%、15.66%。

对于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,广生堂直指,公司坚定向创新药企转型,立项推进多个全球一类创新药研发,同时开展多个主要产品一致性评价工作,导致持续的大额研发投入,短期内对公司业绩造成一定影响。

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 2018年上半年,广生堂研发投入金额6158.12万元,同比增长71.83%,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37.95%。而2016年、2017年,广生堂的研发投入也有6819.31万元、7533.25万元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亦高至21.8%、25.44%。

虽然总投入金额看着不大,但在公司营收规模尚小的情况下,如此高比例的研发投入无疑对经营利润造成大幅侵蚀。

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,2013–2015年,广生堂的研发投入仅分别为1555万元、1797万元和2626万元。在2016年之前,广生堂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金额不过一两千万元,所投入项目亦均为仿制药。

不难发现,自2016年起,广生堂在研发上进行“突击式”投入。这背后,除开展四个主要产品的一致性评价工作,还包括四个一类新药的立项研发。

目前,全球范围内尚未有能够治愈乙肝的药物上市。作为主流治疗用药的核苷类药物,可以控制乙肝病毒,但尚不能实现以停药为目的的功能性治愈。

据了解,广生堂曾提出一个乙肝功能性治愈的“登峰计划”,并于2016年立项研发两个乙肝功能性治愈新药GST-HG131和GST-HG141。就在同一年,广生堂还一口气立项了另外两个一类新药,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炎的靶向药GST-HG151和抗肝癌靶向药GST-HG161。

由仿制转向创新,是当下诸多制药企业的热门选项。但外界更为关心的是,如此大额的研发投入,以公司本身的收入和利润规模,如何保证可持续性?

对此,广生堂方面回应称:“未来,公司将就一类新药的海外权益进行单独融资和寻求海外合作伙伴,以减少研发投入对公司业绩的影响。”

颓势难掩

新药的研发是否能够开花结果言之尚早,但现有主业的颓势已非常明显。

因为一直聚集于乙肝治疗领域,广生堂在上市之初曾被资本市场赋予“小而美”的期许。鉴于肝病治疗的广阔市场,广生堂自身亦提出过要做“中国吉利德”的发展目标。但单薄的产品线,终成为其增长的最大掣肘。

2016年起,广生堂的收入端开始出现疲态。当年,广生堂实现营收3.13亿元,同比仅小幅微增1.28%。而2017年,广生堂仅收入2.96亿元,同比下降5.36%。

利润端的情况则更是糟糕。2015年上市当年,广生堂实现1.03亿元的净利润,已是其历年以来利润的峰值,此后便一路下滑。2016年、2017年,公司净利润仅为6641万元、3356万元,分别同比下滑35.83%、49.46%。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降幅更是扩大至84%。

“虽然坐拥四大核苷类药物,看起来在乙肝治疗领域产品线齐全,但这几个产品实际上有换代更迭的关系。新产品的放量扩张往往以老产品的销量萎缩为代价,此消彼长。”某公募基金医药行业分析师李洋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。

广生堂的销售数据印证了这一说法。近几年,核心品种恩替卡韦(恩甘定)保持着增长,而阿德福韦酯(阿甘定)和拉米夫定(贺甘定)均出现了不同幅度的销量萎缩下滑。

2017年5月,广生堂的替诺福韦胶囊(福甘定)获批上市,成为该品种中针对乙肝适应症的 “首仿”。作为新一代的核苷类药物,替诺福韦被寄予厚望。

而残酷的现实是,无论是替诺福韦还是恩替卡韦,都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。对手既包括施贵宝、葛兰素史克、吉利德等跨国制药巨头,也包括正大天晴、齐鲁制药等国内劲敌。

以替诺福韦为例,国内申报仿制的企业多达40家。除了广生堂,目前还有成都倍特、正大天晴和齐鲁制药的替诺福韦均已获批。更重要的是,后三家企业都已率先通过一致性评价。

而广生堂的一致性评价起步较晚。截至2018年6月,其四个产品均未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。据广生堂披露,其恩替卡韦胶囊一致性评价已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;替诺福韦胶囊已完成BE(生物等效性研究)临床试验主体研究,正在进行最终的临床总结。

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近日流出的国家集中采购试点方案中,首批带量采购清单涉及33个一致性评价品种,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赫然在列。

>>点击查看产品详情<<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关键词: 广生 , 净利 , 连续 , 下滑 , 背后 , 突击 , 研发 , 转型 , 前景 , 不明
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 goofy543@163.com ,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相关文章
  • 并购效应显现 美年健康上半年净利增近10倍

    并购效应显现 美年健康上半年净利增近10倍

  • 2018上半年五家生物医药企业净利润增幅或超过1000%

    2018上半年五家生物医药企业净利润增幅或超过1000%

  • 华大基因连续第二日跌停 迎巨量限售股解禁

    华大基因连续第二日跌停 迎巨量限售股解禁

  • 海门工业经济应税销售连续17个月增幅在20%以上

    海门工业经济应税销售连续17个月增幅在20%以上

网友点评
基测头条
基测头条
基测头条